跨越时空的交流

时间:2019-09-26 11:56:56 | 作者:丁昊桢

我“扑通”一声,趴倒在桌面上,眼皮一点点闭上了……

突然,眼前的景致变了。只见两三颗星孤零零的闪烁,我低下头,意识到我正处于战国时期的一个村庄里。所有的灯都睡去了,只剩下一间小茅屋还散发着暗暗的光。

“这么晚了,还有人不睡觉?”出于好奇,我蹑手蹑脚走近那座小茅屋,一点一点地把门推开,只见一个二十来岁的男子,两眼正像饿狼一般死死盯着手中的竹简,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一个不速之客进了门。

“晚辈失礼了,敢问先生是苏秦吗?”这个画面让我想起苏秦刺股的故事,不太确定他是不是苏秦本尊,如果是,那万幸了。

“在下便是。”男子转过头来看着我,惊讶道:“你可是我回乡以来,第一个叫我‘先生’的人!都怪我自己不争气。当年,在鬼谷子老师那里,只学了一点皮毛,就感觉自己很厉害,急着下山,去游说各个诸侯。结果呢,还不是因为准备不充分,自己知识不够,到处碰壁,只能回到这破茅屋里,被家人冷眼相待!”语毕,他抬起头,望了望窗外空荡荡的天,又作文Https://wWw.ZuoWen8.CoM/轻轻地叹了口气,眼光又移回到竹简上,与寂寞的夜共勉!

我向他借了一本竹简,也目不转睛地看了起来。

不知过了多久,我的眼皮已经开始酸痛。放下竹简,再看苏秦时,他那眼珠旁的血管一根一根的爆出来,像一张血红色的网,盖在他疲惫的眼球上,可是这张网改变不了他的视线——它依旧笔直指向竹简,丝毫未动。

我看见,他的一只手离开了竹简,想要去拿什么东西。不一会儿,他抓到了一件东西,我定睛一看,竟是一把寒光闪闪的锥子!

“嘿!您要作甚?”我惊叫起来。

“对自己狠一点!”说着,他用锥子猛地向他的大腿刺去。我吓得赶紧闭上眼睛,转过头去。我能想象出来,他的五官互相挤压着,鲜血从他的大腿上一滴滴滑落下来。可不一会儿,五官又舒展开来,他又抬起竹简,继续熬夜苦读……

待我回过神来,眼前又是熟悉的台灯、书桌、还有珠峰似的作业。

不过,这一次,我精神抖擞,似乎斗志盎然。

是的,“对自己狠一点!”没有压力,何谈动力?